顾芒陆承洲做的过程 七芒星陆延被连做三次

2022-12-06 17:12:05 2 0
经典哥

她一双大大的眼睛带着几分不甘示弱的表情,怒视着顾仲译。脑海里翻滚着的情绪只有两个加大加粗的字,无耻!

这人果然是衣冠禽兽么?说的话,难道就符合他的身份了?

顾仲译低头瞧着她这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澄澈的眸子里,除了那些愤怒之外,还有细细密密的委屈,眼角微微动了动,片刻之后,语气稍稍正常了一些,“既然分手了,以后就别再纠缠不清,安景不知道这些,也不会知道,但我婶婶不一样。这话我就和你讲一次,今天晚上的事,我婶婶暂时不会知道,不过孟家和我们顾氏有生意上的往来,虽然不太多,以后的事也讲不好,你自己注意一点。”

他说完,转身就朝着门口走。

乔乔见他这次是真的直接出了门口,还顺手带上了公寓的大门,她深吸了一口气,大步上前,确定门真的锁上了之后,这才贴着门板松了一口气。

她站在玄关处好一会儿,平静了一下心绪,然后才找到了浴室,里面的东西倒是一应俱全,她什么都没有带,但阮意显然已经让人把什么都准备好了,乔乔平常是不化妆的,今天特殊情况,脸上总觉得厚厚的不太舒服,拿了卸妆的和洗面奶,洗干净了之后,又给自己快速洗了个澡,找了一套睡意换上,却了无睡意。

其实时间也不早了,但顾安景一直都没有回来,乔乔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联系他,又不敢直接去顾家找人,但转念一想,今天晚上的事,顾仲译都知道,他应该不会丢下顾安景不管吧?

陌生的床,其实乔乔也睡不着,她就坐在房间的沙发上,等了好几个小时,始终都不见顾安景回来,后来大概是真的累了,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她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在沙发上本来就睡得不舒服,加上昨天晚上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乔乔就觉得头昏脑涨的,不过耳边叮叮咚咚的声音吵得更是太阳穴胀痛起来,她睁开眼睛,一看是放在沙发头顶的手机在响,拿过来一看来电号码,顿时睡意全无。

“李医生?”这是乔乔母亲的主治医生,其实乔乔每次接到她的电话都很害怕,李医生打电话来,都是告知她不好的情况。

手机那边是温和的女声,“乔乔?不好意思大清早就打扰你,我知道你昨天订婚了,不过你母亲的情况有变化,你还是需要过来一趟。”

乔乔心脏咯噔一下,“我妈,怎么了?”

“你过来再说吧。”

乔乔挂了电话,一刻都不停留,其实没有睡饱,精神状态也不好,她洗漱了之后,在卧室找到了衣帽间,打开一看,果然不出所料,里面男人和女人的衣服整整齐齐的都已经准备好了。她也不矫情,直接拿了一套简单的,穿上也很合身,把自己的东西都整理了一下,火速出了门。

但这地方不太好打车,因为是高档的住宅区,根本就不可能有出租车,乔乔拿出手机,准备用打车软件,又发现不管打多少次,周围都没有车。她无奈之下,走了不少的路,才找到了公交站,但好像这个时间也没有公车。

乔乔正不知如何是好,一辆宝蓝色的跑车停在了自己的脚边,车窗被人放下,露出一张放荡不羁的邪魅俊容,男人英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裸粉色的衬衣,最是招摇。

“乔妹妹,这么有缘啊。”姜宇大老远就见了乔乔,刚刚就见她两条均匀的长腿急急忙忙朝着这个公车站走,那条清纯的马尾就跟着一甩一甩的,怎么看着都是有味道的小妞儿,难怪四哥他……

啧。

他放慢了车速跟在后面好半响,果然是来坐公车的。

他觉得特别新奇,这都要成为顾家的少奶奶了,怎么都没有接送的司机?

乔乔只觉得这人有点眼熟,但因为他戴着墨镜,她还真是一下子没有认出来,脸上的表情明显是有几十秒的怔忪,她的怔忪对姜宇来说简直太过受伤。

她竟然,不认识自己了?

姜宇取下墨镜,“我们昨天晚上才见过,还说过话,你不记得我了?”

乔乔终于想起来了,就是他问自己是他好看还是顾仲译好看的那个人,当然也想到了,之前在周家的时候,他还侮辱了四大名著的那个纨绔少爷。

他是顾仲译的朋友!

对!

乔乔的脑海里顿时就闪过“警惕”两个字,只不过勉强笑了笑,“你好。”

姜宇觉得这姑娘倒真是有点意思,他自认为,他可是A市五少之中,长得最为俊美的一个,不都说人都喜欢美好的事物么?他在女人堆里也是有着极好的人缘,怎么好像在她面前,一点都不讨好?

所以,她是不是认为,四哥就是长得比自己好看?

姜宇竟是耿耿于怀起来,不过他笑了笑,伸手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非常友善地说:“乔妹妹,去哪儿?上车吧,我送你。”

乔乔顿时摆手,“不用了,我坐车就好。”

“这里没什么车。”

“我等。”

“我看你好像很赶时间,是这样的,我就住在隔壁的一个小区里,这里找不到出租车,至于这个公车站,我没有记错的话,好像一天就过来一趟,这个时间嘛,没有车子了。”

乔乔诧异地看着他,姜宇还是温和地笑着,“顾仲译是我四哥,那个,你的未婚夫,安景还叫我一声哥哥呢,你还怕我卖了你么?来,上车吧,去哪儿,哥哥我送你。”

乔乔心想着,我倒不是怕你卖了我,我只是不想和你接触太多。

但心里是真着急妈妈的情况,这条路上这么一会儿了,也就是姜宇的车子经过,乔乔做了几分钟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上了车。

“麻烦你了,我去艾仁医院。”

姜宇歪着唇笑了笑,“小意思,我们以后就是自己人了,别太见外了。”

乔乔有些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心里想着,这人有点自来熟。

不过现在好歹在人家的车上,乔乔没有表现出什么来,规规矩矩系好安全带,姜宇刚问了一句,“去医院看病人?”他手机就响起来,他开车的时候开了蓝牙功能,这会儿电话一进来,男人启动车子,就顺手摁了方向盘上的接听控制键。

结果车子中间一个屏幕上,清清楚楚显示了“四哥”两个字。

乔乔心弦动了动,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竟就是顾仲译。

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个男的,和顾仲译站在一起就是喊他“四哥”的。

不会真是这么倒霉吧?怎么现在好像这个顾仲译进了自己的生活里,就如影随形,昨天一整天,今天一大早又是顾仲译……

乔乔深吸了一口气,现在想要下车肯定是不可能的,她只能转脸看着车窗外,只是这么狭小的车厢,边上的姜宇说的话,一字不漏传入她的耳中不说,仿佛是连手机那边低沉的男声,都让她听得清清楚楚。

顾仲译似乎是在问姜宇,“你和城西孟家那边的人熟么?”

孟家?

这两个字,乔乔还真是听得一清二楚,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里。

城西,孟家,那不就是孟元川么?想到昨天晚上的事,乔乔到底是有些底气不足,何况今天都没有见到顾安景回来,也不知是不是有什么事,只不过昨天顾安景也就是帮自己挡了一下,不至于会被打出什么毛病来吧?

乔乔这边惴惴不安地胡思乱想,听到身边的姜宇说:“孟家?我就认识孟家的老大,孟念琛,说起来,念琛前两天还跑来问过我,大哥上回签的那个地皮不是要做项目吗?他想要合作。”

乔乔和孟元川交往的时间不算是太长,也不是太熟悉孟家的人,但的确是知道他有一个哥哥,就叫孟念琛。

她竖起两只耳朵,听到手机那边的动静,“孟元川呢?”

“孟元川?”姜宇有些诧异,“你打听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做什么?孟家又不是他做主。哎,不对,四哥,你莫名其妙关心起孟家来做什么?说起来昨天你们顾家做事,好像也没有邀请孟家,你婶婶应该是不喜欢孟家吧?”

顾仲译心里接了一句,不是不喜欢,阮意估计是知道,孟元川和苏乔乔的关系。

他不动声色扯开了话题,“没什么。你二哥晚上就回来了,你晚上过来?”

姜宇笑呵呵道:“好啊。”

乔乔也没有听出个所以然来,也不知道顾仲译突然找姜宇打听孟家是不是真的和自己有关,她还以为姜宇就要挂电话了,谁知道他忽然叫住了那边准备收线的顾仲译,“等等,四哥,我现在和小乔妹妹在一起,你要不要和她说几句?”

乔乔,“……”

她震惊尴尬又无比诧异地看着对自己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的姜宇,忘了反应。

此刻正坐在办公室里的顾仲译,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夹着烟,伸手要把烟蒂丢进烟灰缸的动作,因为姜宇的一句话,顿了顿。

他似乎也是花了几十秒,才出声:“苏乔乔?”

“是啊。”姜宇说:“刚刚我出来的时候,见到小乔妹妹一个人在等车,我说四哥,好歹也是安景的未婚妻了,怎么都不给安排个司机?”

“你把手机给她。”

“奥,不用给,我们在车子里,四哥你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说吧,我摁个键,小乔妹妹就可以和你交流了。”姜宇的口吻完全就是带了几分幸灾乐祸,顾仲译很快就听到他似乎是在对乔乔说:“乔妹妹,是你的仲译哥哥,他说有话要对你说。”

顾仲译浓浓的长眉微微一动,虽然“仲译哥哥”这个称呼,在之前,都是专属于安景的,现在姜宇也不过就是带了几分调侃的味道对乔乔说的,但不知为何,这一瞬间,他脑海里竟是闪过了昨天半夜的时候,她蹲在了那个公寓门口有些无助的身影,当然还有她看着自己的时候,那种倔强,不甘,却又发作不得的别扭样子。

他眼角动了动,长指敲了两下桌面,确定那边的人一定可以听得到,沉沉出声:“苏乔乔,下午你过来公司一趟,安景昨天晚上在我那边,今天晚上顾家有一个家庭聚会,你和安景一起过去。”

……

乔乔的确是听得到。

因为姜宇开的就是免提的功能,整个车厢,都是顾仲译的男性嗓音,她之前就不能否认的是,这个男人的声音低沉性感,浑厚迷人,可这一刻,就像是有人拿着扩音器放在自己的耳边,以至于自己整个世界都是他的声音。

她对待男女之事是比较保守的人,和顾仲译的关系又是如此的尴尬敏感,现在还有一个姜宇在,她就知道自己又克制不住地脸红了,而且心跳也有点快。

姜宇还一瞬不瞬凝视着她,乔乔知道自己不能不搭腔,昨天顾仲译和自己说的话,不过就是要让她自己以后注意表情管理,注意情绪控制,她知道这对于他们彼此来说都是必须的。

她紧了紧手中的安全带,咽了口唾液才轻轻“嗯”了一声,视线扫过姜宇似笑非笑的眸子,又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连忙出声道:“我,知道了。我现在有点事,等事办完了我就去公司,再见。”

姜宇笑着说:“四哥,那我挂了啊。”

顾仲译那边咔嚓一声,先挂了。这下整个车厢都是嘟嘟嘟的忙音。姜宇伸手摸了摸鼻子,“四哥好像生气了?”

乔乔一脸的茫然,她想着自己也没有说错什么啊,不过虽是和顾仲译交锋不多,但也知道那种人,高深莫测的,脾气古怪也正常。

她没当回事,总算是少了那种哪怕是隔着手机也咄咄逼人的感觉,不由轻轻松了一口气,却忽然又听姜宇问:“小乔妹妹,你和我四哥是不是有点什么啊?”

乔乔心尖猛地一颤,“什么?”

“你怎么脸红了?你喜欢我四哥吗?”

“当然不是!”

“可你和我四哥之间,好点有点那个什么,化学反应?”

“你想多了,我和顾先生,不是很熟。”

“你不是应该喊仲译哥哥吗?”

“我,不太习惯。”乔乔觉得这个姜宇也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伸手就解开了安全带,指了指前面的车站,“那个,前面我就下车了,谢谢你带我。”

“别这样,我和你开玩笑的,小乔妹妹,我没有恶意,这距离你说的医院还好大一段路程呢,我送你过去吧。”

乔乔却摇摇头,“不用了,谢谢你,我前面就下车。”

姜宇其实真没什么恶意,他说话一贯都是这样,而且他也是真的认为这个苏乔乔和四哥肯定是有点什么的嘛,按照自己阅人无数的经历来说,这两人绝对是有化学反应。

不过他也不是真的太喜欢勉强人,乔乔执意要下车,他最后还是在车站停了车,看到乔乔头也不回就像避洪水猛兽一样避着自己,姜宇伸手拍了拍后脑勺,“啧,现在女孩子竟然还有这么矜持的?真是稀罕!

乔乔又是花了不少的时间,才辗转到了医院。

乔乔的母亲,鲍数,以前在苏家也是相当有地位的女人,其实现在苏家苏伯颜的那个公司,当年是苏伯颜和鲍数一起创业的。

鲍数这个女人,是很干练的职场女强人,只是很可惜,乔乔十五岁的时候,她出了车祸,之后她才知道,原来车祸之前,爸爸已经和妈妈签了离婚协议。

其实那时候她才十五岁,父母又一直都是忙于事业的人,感情到底是真好还是假好,她并不是太清楚。

可那时候,妈妈一出车祸,爸爸就把离婚协议给她看,说得好听点是尊重她,毕竟她已经十五岁了,可他在之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让沈敏轩进了家门,并且还带了一个苏倩怡,她就知道,自己从此在苏家不可能有地位。

而,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就会变成依赖苏家才得以保命。

其实乔乔心里也知道,车祸重伤,无法救治,但还没有达到脑死亡,成了植物人,十年的时间,其实想要重新好转的可能性真的是微乎其微。

可她当年心里有多怨恨父亲的无情无义,就会有多真心母亲还在世上的一丝念想。

所以不管是付出多少的代价,她都不想让自己真的成为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

李医生让她去了办公室,乔乔进去的时候,医生正在打电话,她就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

“乔乔,来了?”这医生和乔乔也算是熟人了,收了线就让乔乔坐在对面的位置上,开门见山,“你妈最近的情况也不是太乐观,之前用的药时间太长了,已经产生了免疫,所以这两天开始,我发现她的情况明显是不如之前。”

乔乔问:“是不是需要换药?”之前也有过一次了,只不过每一次换药,都不过就是增加了更多的开销。

她相当前一次妈妈换药,就是用她搬出苏家来做条件的,她想要让妈妈躺在床上都可以舒服一些,所以用尽一切办法都要求得爸爸同意给妈妈用最好的药物。

至于这一次……她想,也不会是问题,因为她已经付出了代价。

“李医生,你给我妈换药吧,最好的。”

李医生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笑着点头,“好,那我知道了。”顿了顿,忽然又问:“乔乔,你昨天是不是和顾家的少爷订婚了?”

李医生年纪和鲍数差不多,那时候鲍数还没有出事,她们倒是挺谈得来的朋友,所以这些年,乔乔私下也是喊她一声阿姨的,她对鲍数也是尽心尽力。

乔乔知道这事,现在全城皆知,也没打算隐瞒什么,“嗯。”

“你这孩子。”李医生叹息,“我知道你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妈,不过你也太委屈你自己了。”所有的人都知道,顾家的少爷什么都有,就是个弱智,她看着面前这个姑娘,真是含苞待放,如同是春天里里正欲开放的一朵芍药花,并不是那种出挑的美艳,而是清新脱俗般的气质,配给了一个傻子,岂不是可惜?

但她也是深知内情,安慰了几句,欲言又止的,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乔乔去了病房看了鲍数,坐在她的床边,低声说了不少的话,李医生告诉过她,植物人也是有意识的,所以她定时都会过来和妈妈谈谈心,就像是今天,她订婚了,告诉了妈妈。

只不过没有告诉她,对方明明是个天之骄子,却偏偏被老天爷收回了该有的智商。

离开医院的时候,乔乔象征性给苏伯颜打了个电话,医院这里的情况简单交代了几句,苏伯颜这个时候自然是上道,很爽快就同意换药,末了,还和乔乔说:“……昨天场合不一般,我也没怎么表态,乔乔,你之前说的那件事,我会让人调查的,如果真的是小怡的话,我……”

“爸。”乔乔有些心灰意冷地打断父亲的话,“算了,您不用让人调查了,要是让顾家的人知道,不是更麻烦吗?顾安景的情况……”她说这话的时候,人是在马路边上,却也难免有些脸红,“他也不会碰我的,所以这件事情算了。”

当然乔乔知道,算了的原因,是因为对方是顾仲译。

她当然不可能再闹腾,否则的话,她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这种情况之下,她绝对不会放过沈敏轩那对母女。

苏伯颜还以为女儿心肠软,一听她说算了,竟是松了一口气,这口气松的,让乔乔心里更是对他没多少念想了。

在外面晃荡了一会儿,才和清寒碰了面。

乔乔约她在咖啡馆见面的,慕清寒一到就点了一杯冰水,喝了两大口才说:“我靠,今天我才看到消息,你真和顾安景订婚了?”

“当然,这事还能跑么?”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了之前去周家做家教的钱,然后给了清寒,“那个,周家那边我就不过去了,这个钱的话,其实上次也没教多少,回头你就帮我还给周家吧。”

清寒笑着说:“你什么时候这么清高啦?得了吧,周家还会缺这么点钱么?你不去的话,我下午就给你打电话,正好也让他们再去找个其他的家教。”顿了顿,又不胜唏嘘,“乔乔,你长得这么好看,结果却和顾安景……”

这话在李医生那边就听到了,乔乔叹息道:“其实顾安景挺好的,我这样的人,和他在一起也不觉得多委屈,他天性还单纯,对我也没有敌意。”

“天哪,你真是疯了,这么好的条件,配了个傻子,你还觉得挺好的?”

“别这么说他。”乔乔有些听不下去,低声说:“你也知道我的情况了,好了不说了,回头没准你见到了顾安景,还会觉得他腼腆单纯很可爱。”

“别了,你知道我喜欢和高智商的人玩儿。”

乔乔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我晚上还要参加顾家那边的家宴,学校你再帮我请两天假。”

清寒点点头,正好手机有短信进来,然后就一直低着头捣鼓着手机,乔乔也是有些心不在焉的,两人又是随便聊了几句,这才分道扬镳。

她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去,就去了一趟以前自己住的公寓,把一些生活用品都打包了一下,然后才去了昨天晚上的那个高档公寓。

没想到自己非常不幸,整理东西的时候把一瓶乳液给打翻了,全都洒在了自己的衣服上,乔乔想着,一会儿反正也是要洗澡换衣服去见长辈的,索性就把衣服都脱了,去了浴室。

但她习惯性认为,自己是在以前住的那个地方,家里进进出出就她一个人,洗澡的时候把衣服都脱光了,走来走去,只要拉着窗帘也无所谓。

所以等乔乔一个澡洗好之后,才想到,她已经换地方了。

幸亏浴室有大块的浴巾,她随手拿了一块,将身体裹起来,又将湿漉漉的头发擦的半干,这才推开浴室的门。

她刚刚洗澡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口渴,这会儿家里就她一个人,并没多心,就这么裹着浴巾去厨房倒水喝。

不想,人经过客厅的时候,公寓的大门,忽然滴滴两声,乔乔顿时浑身紧绷,却忘记了反应,就这么站着……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2
请文明发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