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车的甜宠文(都是车的甜宠文章节)

2022-11-23 11:11:10 15 0
经典哥
都是车的甜宠文(都是车的甜宠文章节)

第一章 抓小偷


H市。


林显在机场等了三个小时,小叔不但没出现,手机还关机了。林显把手机装回口袋,拖着大行李箱往外走。


山不来,她去找山。


乘车点在室外,热浪扑面而来,林显差点晕厥,又被一群拉客地夹在中间,对这个城市的厌恶更上一层。


一个月前她的母亲被警察带走,父亲说出去找关系,一去无影踪。几天前,父亲发给她h市爷爷家地址,让她过来。


人潮汹涌,林显肩膀被蹭了下,她让开路继续往前走。戴着帽子的男人擦肩而过,步伐急促而去。林显走出去两步突然反应过来扯过背包就看到上面一道十厘米长的划痕,钱包无影无踪。


林显脑袋轰的一声响,扔下行李箱就追了上去,“小偷!”


小偷跑得飞快,冲到路边单手按着栏杆一跃而过,眼看就要跑出视线。林显追至栏杆,这边栏杆封死没有出路,她也按着栏杆翻身而过背后的包却挂在了柱子上,摔得林显发蒙,咬牙爬起来小偷已经不见了踪影。


林显冲到路中间四下张望,世界里只有嗡嗡声,什么乱七八糟的倒霉词都涌入了大脑。刺耳的刹车声,林显回头发现一辆车距离自己只有几厘米。


她与车内的男人四目相对,男人很年轻。五官棱角分明,黑眸锐利到不近人情,短暂的沉默,男人从侧车窗探头出来,微微眯眼,“自杀呢?”


林显一下子就泪崩了,从小到大她一直活在父母的庇护下,现在母亲被抓捕,父亲失踪,林显成了孤儿。


“哭什么?”


男人下车,林显模糊的视线内出现两条长腿,他很高。


林显胡乱擦了一把泪,也不知道为什么哭,“抱歉。”


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蹙眉,“你家人呢?”


林显茫然四顾,小偷早已不见影踪,她垂下头强行压住情绪,“我一个人,刚刚追小偷没注意路。”林显扯了扯嘴角,抱着自己破败的包。“没事了,不好意思。”


从父母出事到现在,她没有哭没有闹。冷静地接受着这一切,她以为自己足够坚强。


男人盯着她几秒,拿起了电话按下个号码,“机场有你的人?”


林显倏然抬头看他,他双腿微分站的随意,“我有个亲戚家小孩在这边丢了钱包,东西送回来就行。”


“女孩,十几岁。”他看了过来,“染绿头发。”


林显抿了抿嘴唇,手上有黏腻,她在衣服上擦拭着,他是谁?


“行,回头请你吃饭。”


挂断电话,男人抬眸看向林显,“去路边站着。”


不知道是因为他本身气场强大,还是刚刚他打电话的气势让人信服,林显听话走到路边栏杆处。


他拿出一支烟点燃,咬着烟手上快速地翻着电话,他没有和林显说话,林显也没有贸然上前,她只是紧紧盯着他。


大约五分钟,一辆白色汽车开了过来,他按灭烟头扔进垃圾桶,朝白色汽车走过去。车上下来个瘦小的男人,林显一看到他就激动起来,血液冲进大脑,他就是小偷。


男人回头凌厉目光落在林显身上,林显强行把声音咽了回去,紧攥拳头。


“不知道是简哥的人,见谅见谅。”


简易接过钱包,余光扫到可怜巴巴站在路边的女孩,道,“谢了。”


白色汽车很快就开走,紧攥的拳头松开,林显想报警,这里的小偷太猖狂了。他就转过身来,林显猝不及防的对上他的视线,吓了一跳,连忙开口,“你——”


简易扬手把钱包扔了过去,钱包是林显十六岁妈妈送的礼物,她一直很珍惜,连忙去接,后面的话也就没说出口。


简易拉开车门长腿跨进去,黑眸掠过林显,“钱估计会少几张,出门在外,安全为主。”


第二章 无家可归


霸气的黑色吉普车扬长而去,林显打开钱包发现里面的现金少了一半,其他证件齐全。看了眼男人消失的方向,转身往回走。


后知后觉发现行李没影了,林显站在艳阳之下欲哭无泪。


电话响了起来,林显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是小叔林旭冉,接通。


“你在哪?”


“机场。”林显找了阴凉的地方站着,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想死的心都有。


“怎么还在机场?”


“我以为你会来接我。”林显简直想骂人,摸了摸鼻子,“那我现在打车过去吧。”


“你没有打电话跟我直接说。”林旭冉说,“我现在没有时间过去,你打车过来吧。”


林旭冉匆匆挂断了电话,林显叹口气,去机场服务中心找箱子。不幸中的万幸,半个小时后,林显的箱子找到了。


打车到小叔家,那是个很旧的别墅区。


十年前奶奶去世的时候她跟父母回来过,灵堂上,爷爷指着林显骂她女孩不该回来。当天母亲带着林显飞回b市,再没有回来过。


林显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没想到她又踏上了这片土地。


拖着一人来高的箱子在近四十度的高温下找了二十分钟才找到小叔家,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过去按门铃。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炙热太阳照在她身上。漫长的像过了几个世纪,终于有人过来开门。开门的是个中年阿姨,审视林显几秒,“你找谁?”


“我是林显,林旭冉是我小叔,我跟他打过电话。”


阿姨目光里还有疑惑,“你是先生的侄女?没听先生提。”


林显汗津津的手握着行李箱拉杆,脸上保持着微笑,“大概是他太忙,忙忘记了,我能先进去么?”她指指头顶太阳,“太热了。”


“好,你先进来吧。”阿姨终于是让开了路。


林显拖着行李进门,冷空气扑面而来,林显松一口气,好歹有个落脚地。现在是她求着小叔一家,而不是他们求自己家的时候了。


“你先在客厅等会儿,我去打个电话。”阿姨说着往里面走,林显打量这栋房子,装修十分陈旧。无论如何,她现在得生存。林显放下行李箱在沙发上坐下,从包里翻出湿纸巾擦手,擦伤已经结痂变成了黑褐色,显得狰狞。


很快阿姨就出来了,她把水杯放在林显面前。


“先生马上回来,老先生在楼上睡午觉,你先不要上去打扰他。”


“我知道。”林显根本不想和爷爷见面,怎么会去打扰他?


她喝了一口水,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打开微信看到自己被踢出了同学群。


跳过一排公众号广告,她又看到刘岩在三天前发的一条信息,“你换电话了么?怎么不来练车了?”


林显按着手机打字,我家破产几个字已经打出来却没有发送出去,她关掉对话框直接忽视刘岩的信息。


何必再让人嘲笑呢。


林显穿着破洞的牛仔裤,露出一大片腿上肌肤,手肘皮肤有大片的擦伤。顶着一头绿头发,十足的不良少女。阿姨觑她,觉得这也不是个善茬,“你吃午饭了么?”


“没有。”林显没有客气,她折腾到现在早就饿了,怕客气一下要饿到晚上。


“都行,谢谢阿姨。”


阿姨现在摸不清林显的底细,也没有贸然做出得罪人的事。


爷爷这个午觉睡得太长,林显见到林旭冉的时候他还没下楼。


林旭冉进门放下包,又吩咐阿姨倒水,走过来看到林显脸上明显的意外,“你这头发怎么回事?”


“染着好玩。”林显对这个叔叔的唯一印象,就是半年前他去b市自己家,要母亲投资他的公司,开口就是两千万。


“那也不能这么玩,开学得染回去,不然学校不会收你。”林旭冉在沙发坐下,“你爸妈出了这样的事,以后b市肯定是回不去了。”


“嗯。”林显心思沉了下去,也知道现在自己的处境。


林旭冉和父亲长相上有几分相似,不过他现在发福了,坐着就只剩下肚子,他说道,“你就在这里安心住下吧。”


“麻烦叔叔了。”


“张姐,收拾出一间房子。”林旭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站起身,“老爷子醒了么?”


“还没有。”姓张的阿姨话音刚落,楼上一声咳嗽,林显转头看过去,二楼爷爷拄着拐杖走了下来。


睥睨着林显,林显不是很想面对他,但是没有其他的办法,站起来,“爷爷。”


老爷子从喉咙发出哼声,随即移开视线,林旭冉挪开位置,老爷子坐下后并没有再看林显,端起杯子喝茶,“打扮的不男不女,老大媳妇不知道怎么教育的,一家子没规矩。”


林显全部的血液都冲到了大脑。


爷爷和当年一样,言语刻薄,“难怪走到了今天的地步,老大也是个没脑子,什么事都让媳妇管着。早说让她再生个儿子,也不至于这样!女儿没用——”


林显站在客厅,只有她一个人站着,她听到自己脑袋里有嗡鸣声,“爷爷,我妈再没有规矩,也没有背后说人坏话。”


她抬起头直视老爷子,拳头攥得很紧,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尖锐,尾音微微发抖,“生意场上有输有赢,她这次倒霉了而已,和她生儿子女儿都没有关系。”


老爷子一下子就瞪圆了眼睛,抬手把杯子掼在桌子上,“你这是教训我呢?”


“爸!”林旭冉连忙拦住老爷子,回头对林显说,“你也累了,回房间休息去。”扬起声音,“张姐,带林显回房间。”


老爷子这才憋出声音,吼道,“看看你看看,没有规矩了!你这么厉害待在b市多好?你回来干什么!”


张阿姨原本想问安排林显去哪间房,看到这个场面也不敢说话。家里房子是不少,可空出来的确实不多。


林显身体僵硬,脊背挺得笔直站在客厅,下巴线条紧绷。她回来干什么?她家破产了,她无处可去!


阿姨把她强行拉进房间,她才清醒过来。林显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把脸埋在手心深吸一口气,半晌抬头才发现房间杂乱。大约是储物间,乱七八糟的东西堆的满满当当,床上也全是杂物。


林显从出生到现在没住过这么糟糕的环境,她抬手掐了掐眉心,阿姨把床上的东西搬下来堆到了窗台上,灰尘弥漫。


外面客厅爷爷和小叔在说话,字句诛心,话语刻薄。林显攥紧手,指甲因为用力陷进了肉里,血淋淋的疼。


隐约听到小叔说了一句,“嫂子那人不可能不留后路,东西都在她身上呢……”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在她身上?父亲那边联系不上,未来全然是迷茫。无论爷爷和小叔怎么对待她,她都得忍到高中读完再做打算,她没后路。


阿姨没把她房间整理好,小婶就回来了,晚饭还没准备,小婶在门外叫阿姨干活,声音尖锐。林显看一片狼藉的房间,本想搭把手把房间整理出来,但是碰触到满是灰尘的桌子她就收了手。


她没有做家务的经验,也不会做。


门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多,林显在房间里踱步,咬着手指不知道何去何从。陌生的环境,讨厌的人,所有的一切都让她感到压抑。天渐渐暗了下来,许久后,林显拿了钱包揣进口袋,拉开卧室门出去。


“林显。”


林显抬头看到小婶沈思娟,点头,“小婶。”


沈思娟审视林显片刻,“你没其他衣服穿了么?”


林显往自己身上看了眼,没觉得穿的有什么问题,“有,怎么了?”


沈思娟看她这身打扮,原本想教训她两句,但想到又不是自己的孩子,管她死活呢,“没什么,你去玩吧。”


转身快步下楼。


客厅里爷爷和小叔还在聊天,林显径直出了别墅。她不想一直待在小叔家,那种环境让她喘不过气。以前有父母在上面顶着,她可以不面对,现在只剩她了,林显手足无措,焦躁不安。


暮色四合,华灯初上,这个陌生的城市被灯光渲染出另一种颜色来。林显走出小区,站在路边看了会儿这个城市的夜景,才继续往前走。


十分钟后,她看到一家网咖,林显倒不是多喜欢玩游戏,只是不知道现在能做什么,玩游戏打发时间。


网咖门口灯光昏暗,林显努力辨认着脚下的路。身后飘过来男人低沉的声音,有些熟悉。


林显转头看过去,昏暗的灯光下。


红色的轿车前站着个高大的男人,男人咬着烟,烟头在风里闪烁着猩红的亮光。他穿黑色t恤,休闲的牛仔裤勾勒出修长的腿,眉目在昏暗的灯光下不大清晰,只看下巴弧度,他现在的表情大约是倨傲。


第三章 为了看帅哥不小心磕破头了


“排气管的异物是塑料袋。”简易拿下烟,抬眸看向夏薇,嗓音凉薄,“享乐的logo。”


享乐是面前这家网咖的名字,也是夏薇的店。


夏薇脸色一变,干笑道,“我店里那几个坏小子干的吧,我回去问问,逮住人了往死里揍。”


简易弹落烟灰,也不戳穿她的谎言,指了指前面方向,“直走五百米4s店,技术专业服务到位。”


目光所及一头扎眼的绿毛,灯光下反射出诡异的光。


“贵啊,我这小破车也值不当过去修。”何况4s店又见不到你,夏薇刚想说下去。身后哐当一声,迅速转头看到个女孩摔在她的店门口,她张了张嘴,抬腿狂奔过去。


“我去!这破台阶又坑人了。”


这家店门设计有问题,马路和店门口之间有个坑,需要下三个台阶再上台阶,很多人走到这边没注意直接跳了下去。


林显也是其中一个倒霉鬼,刚刚她专心致志看那个男人,他突然回头,猝不及防对上视线,林显也不知道自己慌什么,本能收回视线匆匆往网吧走。直接从台阶摔到了大门,她从地上爬起来,额头膝盖手掌火辣辣的疼。林显摸了一把额头,黏糊温热,借着灯光看到满手的血。


“你没事吧?”女人的声音响起,随后伸过来一只手,林显本能地避开,抬头看到个漂亮的女人,非常漂亮,短暂的失神林显站起来,“没事。”


林显一脸血看起来可怖,夏薇张了张嘴,“你不像没事的样子。”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15
请文明发言哦~